细节的伤害
2008/10/15 14:58:56-----发布单位:网站投稿
  几个上了年纪,也有一定身份的同乡聚会。我们这些是从小生活在农村,恢复高考后,换了草鞋穿上皮鞋走向城市的。也许树老根多,酒后话多,怀旧成了我们主要的谈资。大家谈论话题,不外乎怀念儿时天有多蓝,水有多清,民风有多淳。以及儿时“上山摘树果,下河摸田螺”的趣闻。刘总提议,我们天马行空的乱侃,这顿怀旧晚餐没有打驻的时候,不如每个人说说,儿时你认为做了最对不起家人或朋友一件事。
  张教授醉眼蒙蒙地抢先举例说明。他说。小时候家里很穷,家中的一切开支是靠“鸡皮股银行”(卖点鸡蛋换油盐),那一年,我们山村发鸡瘟,死了很多鸡,家里油盐成了问题。好在我家门前有棵大枣树,树果累累。每年秋天,母亲要走五公里崎岖山路,提蓝枣子到我们学校门口叫买,顺带看望我,带点米菜。
  妈妈有头疼毛病,一到秋天怕受凉,总喜欢头上扎块毛巾保暖,常穿着对襟老布褂子,样子很土。一天上午,我正在做广播体操,有同学告诉我说,你妈蹲在校门口卖枣子。我跑过去,妈妈很高兴地上下打量我,并往我口袋里塞枣子,并说,多抓点也给同学尝尝,不要吃独食,同学间要相互关心。我看母亲那土不拉叽样子,觉得很丢面子,打发母亲赶快走,像现在“城管”吓唬小商贩一样。
  母亲悻悻的走了。临走前,把刚卖枣的一块钱塞到我手里,嘱我加个餐吧,学习吃苦,别苦了自己。从此,母亲再没有到学校门口去卖枣子,而是跑到十多里外乡镇街上去卖,怕给儿子丢人现眼。我那可怜的面子,却伤了母亲的心。母亲永远离开我十多年了,每每想起此事,每每看到大街小小商小贩沿街叫卖,我会想起母亲卖枣的故事。
  李处长也说起一件伤害父亲的事。他说,小时候家里很穷,全家八口人全靠父亲三十二元微薄的薪水度日。父亲是家里主心骨,但是日夜辛劳疾病缠身,主要是胃病,常有饥饿感。平时父亲总要怀揣点零食,如几块饼干,几个糖果等。当时不能理解,总以为父亲大男人好吃零食,家里有时上顿接不了下顿,父亲还偷偷的花钱买零食。      
  可是,参加工作不久,父亲检查出是胃癌。医生说,可能是长期累的,胃病患者就是有饥饿感。听到这个消息,扼腕痛惜,后悔不已。小时候我一直错怪了父亲,误解了父亲。待我明白了父亲给我如山般的父爱时,待我有能力尽责尽孝时,父亲已离我远去了,后悔无比。
  “年轻时不懂孝心,懂孝心时不再年轻”。小时候不经意的伤害犹如一把刀子,往往伤及的是自己最亲的人,是给予你生命的人。要知道,有些细节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,也许让你终身追悔莫及。朋友,珍惜上辈对你的爱,珍惜身边人对你的爱吧。(铜陵市气象局  李宣平)
主办单位:安徽省气象局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
Copyright © 2003 安徽省气象局
地址:合肥市史河路16号